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三亚市生活网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挑战茅台,郎酒也要上市了_财经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11 03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白酒板块近期依旧豪横到没朋友。甚至从3月19号见底以来,连点像样儿的回踩震荡都不肯,一路就沿着45°角向上狂奔。特别是在今天,十九只白酒股中仅有酒鬼酒、山西汾酒两只下跌,其他一律收红,令人发指。

这么强势的原因,除了A股的“带头大哥”贵州茅台足够给力之外,还有一只不能忽视的生力军,就是“川酒”。

喜欢喝酒的、喜欢炒股的都知道,川酒可以说撑起了中国白酒业的半壁江山。知名的有五粮液、剑南春、泸州老窖、全兴、沱牌以及郎酒,素有“川酒六金花”的美誉。

这其中,泸州老窖于1994年5月上市。随后,沱牌、全兴分别在1996年的5月、12月登陆A股,后改名为舍得酒业与水井坊。白酒“二哥”五粮液也在1998年4月姗姗来迟。“川酒六金花”中唯独剩下因股权存在争议的剑南春、以及多次提交上市申请但均被打回的郎酒,还没能在资本市场上分一杯羹。

但是在6月5号,证监会官网突然披露了郎酒的公开招股书。这也是自2019年接受上市辅导之后,资本市场上再一次传来郎酒的消息。

市面上马上出现很多看好的声音,认为顶着“中国第二酱香酒”的郎酒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:毕竟除了“带头大哥”茅台外,整个白酒板块竟然没有第二个以酱香为主的企业了,这成何体统?

想象一下,一边是老大哥茅台在前方冲锋陷阵,疯狂开拓市场、提高酱香酒的知名度和影响力。一边是调整生产策略,主攻次高端、中高端以及低端酱香酒,甚至时不时的抢占一些浓香酒清香酒的市场,这样苟着发育的郎酒是不是看起来前途一片光明?

但是这个逻辑真的成立吗?先看看郎酒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市场份额:

一张表就能看出很多问题了。茅台这两年确实一骑绝尘,市场份额从2017年的10.3%直接增加至2019年的15.21%,增长率冠绝表单。而这一份增长可并不只是五十三度飞天带来的,还有旗下全资子公司“贵州习酒”的腾飞。

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至18年,贵州习酒分别实现销售收入约为35.78亿、56亿,同比增速则分别为39%、81%,且2019年仍能保持超过40%的销售增速。而郎酒在2017年至18年,营收则是51.16亿、74.79亿。

也就是说,郎酒如果想要吃掉次高端、中高端以及低端的市场,首先必须正面击溃一家营收约占其2/3的白酒公司,而且还是在茅台不给这家“亲儿子”公司拉偏架的前提下。

等到打败习酒之后,还要面对王茅、华茅、赖茅、仁酒、王子、迎宾等各式各样的“亲戚”,困难度可想而知。更何况,茅台老大哥真的会坐视郎酒在自家后院儿里横冲直撞,一点反应都没有?

第二点就是浓香和清香的“霸道”。在早二十年前,浓香、清香甚至小众的凤香等品种,一度把酱香压制的抬不起头,只能龟缩在部分垂直市场中求生存。

哪怕茅台通过二十年的“骚操作”、终于把自己运作成为真正的“国酒”后,酱香在白酒产业中依然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。除了传统“豪门”五粮液、洋河、泸州、汾酒、古井贡酒等牢牢把持住市场占有量,新晋“网红”二锅头、江小白、凉露等受年轻人喜欢的品牌也在不断跑马圈地。这些品牌在内斗的同时,也更频频向酱香发起冲击。

在这种“一群打一个”的外部环境下,哪怕郎酒和茅台真的放下竞争一致对外,中国酒类消费香型格局也很难呈现“浓清酱”三分天下的局面。

当然了,故事还是要讲的,至于怎么实现就是上市以后的事了。在无法解决这两个问题之前,还要高呼郎酒上市是“狼来了”,那就大可不必了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